<i id='zz1nv'></i>
        <span id='zz1nv'></span>

          <code id='zz1nv'><strong id='zz1nv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ns id='zz1nv'></ins>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zz1nv'></fieldset><acronym id='zz1nv'><em id='zz1nv'></em><td id='zz1nv'><div id='zz1n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z1nv'><big id='zz1nv'><big id='zz1nv'></big><legend id='zz1n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dl id='zz1nv'></dl>

          1. <i id='zz1nv'><div id='zz1nv'><ins id='zz1n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2. <tr id='zz1nv'><strong id='zz1nv'></strong><small id='zz1nv'></small><button id='zz1nv'></button><li id='zz1nv'><noscript id='zz1nv'><big id='zz1nv'></big><dt id='zz1n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z1nv'><table id='zz1nv'><blockquote id='zz1nv'><tbody id='zz1n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zz1nv'></u><kbd id='zz1nv'><kbd id='zz1nv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3. 配冥婚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1
            • 来源:草莓视频污下载app免费_草莓视频下下载安装_草莓视频下载app

                我傢住在一座縣城裡,這裡不像大城市那樣繁華,但也不像山村裡那樣清凈。

                一年前我大姑媽的兒子去世瞭,年齡隻有二十歲左右,而且這孩子是傢裡的獨子,所以孩子去世以後,孩子的母親,就變得整日癡癡傻傻的,孩子的父親也是整日酗酒。

                誰傢的孩子誰傢疼,這話一點都不假。上個月左右,也不知道這老兩口子是怎麼想的,竟然來到縣城,到處托親戚找門路,想要給自己傢孩子買一個女屍回去,說是要給自己孩子配婚。

                村子裡的人迷信,以為人死後都會去陰間生活,所以為瞭不讓死去的親人在陰間受苦,就一個勁兒的給死人燒紙,燒紙元寶什麼的,更有甚者,就像這老兩口似的,要給死去的親人,找一個伴侶,以希望活在陰間的親人不受孤獨。

                三啊,你在縣裡住,而且整日開貨車往外地跑,見識也多,你幫你大姑媽打聽打聽,看誰傢有單身姑娘不在瞭,想要配婚的,年齡大小我們不挑,隻要人傢願意就行。

                這是男孩母親,對我說的原話。

                當時聽到大姑媽的請求以後,我的臉一下子就垮瞭下來,隻能面露難色的看著大姑媽,難為道:姑媽,你說你這叫什麼事兒啊?就算我知道誰傢姑娘去世瞭,但我也怎麼跟人傢開口啊?你這不是難為我嗎?

                這有啥難為的……

                這時我那大姑父開口說話瞭,隻見大姑父掐滅手裡的煙頭,低著頭悶聲對我說道:三啊,我和你大姑媽不讓你為難,我們出錢,隻要人傢願意,多少錢我們都出,我就是傾傢蕩產,我也要給我兒子找個媳婦。

                這!你兒子都死瞭……這話我也隻能在心裡說說,可不敢說出口。

                索性我也隻能點頭同意瞭,我總不能看著老兩口子可憐巴巴的,在這一個勁兒的求我這個晚輩吧。

                我是搞運輸的,每個星期出兩次車,一次兩天,所以周邊縣城的地頭我都熟。

                本來我心裡就不想管這種事,可是好巧不巧的,還真有一戶人傢的女兒去世瞭,而且是剛剛去世,就在我們鄰縣的一個村子。

                當時我正在那裡卸貨,聽加工廠的工人,在旁邊說的。

                我隻聽他們說,左傢莊的趙傢姑娘自殺瞭,具體原因不知道,隻知道一個十七八的小姑娘就那麼自殺瞭。

                我本來不想去打聽的,可是我一想起大姑媽和大姑父這兩口子的可憐樣,我就上前隨口問瞭一下。

                可沒曾想,這戶死瞭姑娘的人傢,也打算給自己姑娘配婚。這事兒不就巧瞭嘛,既然有合適的,而且順理成章的事情,我何不做一個好人?

                於是我就開車,帶著這個卸車的工人,去瞭女孩的傢裡。

                女孩的傢裡也不算很好,農村嘛,平常人傢。

                進門以後,院子裡停著一口薄皮棺材,棺材連紅漆都沒有刷,這一眼就能看出來,這口棺材是便宜貨。

                我趙哥在傢嗎?

                卸車工人是個年級四十左右的漢子,進門之後,低聲向裡面喊瞭一句。

                誰啊?隨著一句回應,一個年齡跟卸車漢子差不多的男人,披著一件上衣,從屋裡走瞭進來,這人看到我以後,臉上的表情明顯有些詫異。

                這位是?老趙指著我,向卸車漢子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   哦,趙哥,咱們進去說,進去說。卸車漢子性子直爽,一把拉住老趙的胳膊,就往裡屋走。www.guidaye.com媿汏爺媿詁倳

                我緊隨其後,等我們進屋之後,我見到一個婦人正躺在裡屋的床上,一臉的悲切。

                嫂子……卸車工人向躺在床上的婦人打瞭個招呼,然後坐到沙發上,指著我向老趙介紹道:這位是咱們鄰縣的一位老板,來咱傢是想問你個事兒。

                啥事啊?老趙坐下來,給我和卸車漢子遞瞭一根煙,問道。

                那啥,是這麼個回事兒……這事兒好做不好說啊,卸車漢子也不知一時從何說起瞭。可我也不能直說啊,這萬一不是那麼個事兒,人傢老趙還不把我打死!

                喜子你就說吧,有啥說啥……老趙見這個叫喜子的卸車工人,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,便催促道。

                嗨!隻見喜子一拍大腿,看著老趙,說道:我就直說瞭吧,就是咱傢姑娘的事兒,她不是剛走沒幾天嘛,前幾天聽村兒裡人說,你們要給自己閨女找女婿,正好這位老板他有個親戚,也是兒子剛剛不在,所以我就給趙哥你領來瞭。

                喜子的話剛說完,老趙還沒反應那,躺在床上的婦人就軲轆一下,從床上爬瞭起來,然後急忙穿上鞋走到我面前,問道:這位小兄弟,你傢是哪裡的?那個孩子傢是哪裡的?(指的是我大姑媽傢的孩子)。

                哦,我是鄰縣的,這個絕對沒錯,那個孩子是我姑媽的,半年前不在瞭,二十歲……我連忙解釋道。

                鄰縣的?婦人看來是這戶人傢的當傢人,話語權都在她手裡那。隻見這婦人有些懷疑的看著我,問道:鄰縣那個村兒的?

                哎呀,我說嫂子啊,這位老板真的是鄰縣的,經常往我們廠子裡送貨,這要不是知根知底的人,我能給我趙哥往傢領嗎?喜子嘴裡吧嗒著煙,向婦人解釋道。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      蕩秋千的小女孩

            安琪師范畢業後,被分到郊區的一所中學任教。住在學校為外地老師準備的公寓樓裡,這座公寓樓離學校有點距離,出瞭學校門要穿過一小片樹林和民房才能到。安琪來時正值秋冬交替,秋風蕭瑟天氣

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新聊齋:神目戒貪

            傍晚時候,望著茶幾上一隻鼓鼓囊囊的皮包,劉一平從未有過的心慌襲來,因為皮包裡裝著整整二十萬元大鈔,是一個想攬下局機關大樓重建項目的包工頭剛剛丟下的。 說起來劉一平本不

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念珠

            大二學生白離迷上賭博,沒幾天,就輸得傾傢蕩產。無奈之下,他隻好藏到鄉下的外婆傢躲債。外婆年歲已大,眼神不好使,卻每天抓著一串念珠不停地轉動。從白離記事起,外婆每天都轉動這串念珠

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雨夜歸鄉人

            雨,越下越大瞭。現在正值清明時節,許多人都在準備著回傢看看已故的親人,不少人早已踏上瞭回傢的路程。他也已經準備好瞭。他是一個農村出來打工的小夥,因為傢裡窮,沒錢供他讀書,而且他

            2020-05-26

            黑段子之偷心者

            “撲通”公園裡有個女孩跳河瞭。幾個好心的路人把她救瞭上來,並撥打瞭“120”。醫院裡的某病房裡裡一個漂亮的女孩(大概17、8歲)

            2020-05-26